赛车

归真堂活熊取胆开放首日拒绝抵制方入场

2019-08-16 17:07:3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取胆汁的针及消毒用具。

黑熊腹下取胆汁的瘘口(红圈内)。 本报记者胡雪柏摄

取胆开放日抵制方遭拒

□被取胆黑熊只顾进食

□工作人员皆称 借调

□鼎桥现身力挺归真堂

本报特派记者苗慧

昨天,归真堂如约开放黑熊养殖基地供媒体参观,随后举办了一场阵容强大的专家说明会,其间插曲频出,归真堂机构投资者之一鼎桥创投代表意外出场力挺归真堂上市,参观受阻的亚洲动物基金会(下称 亚基会 )宣布不再与归真堂互动。

■活熊取胆开放日

直击

用食物诱黑熊入笼

昨天一早,三辆大巴车载着来自全国百余家媒体的近200名记者,驶往位于福建惠安郊区的归真堂黑熊养殖基地。

基地共有大小9个房区,其中1-7号房为取胆室,8-9号房为黑熊手术及休养室。按照归真堂方面的安排,所有记者被分为10人一组,依次经过更换防疫服、鞋底消毒等程序后进入1号取胆室,观看活熊取胆过程。

记者在1号取胆室看到,过道两旁都是熊舍,每个熊舍约5平方米大小,关着两头成年黑熊,每个熊舍都连接着一个引流笼,笼子大小基本与黑熊大小相称。取胆时,工作人员打开熊舍与引流笼之间的隔板,在引流笼前的食盒内放入食物后,黑熊便 自觉 地走进引流笼趴下进食。工作人员此时先用酒精对位于黑熊腹部的瘘口进行消毒,再用一根约15厘米长的引流管挤压瘘口并与黑熊胆囊对接好,红棕色的胆汁便顺着引流管流到杯子里。取胆时间约有15秒,完成后,工作人员再次对瘘口进行消毒。此间黑熊不断进食,身体反应较为平静。据介绍,每头成年黑熊一天取胆两次,总共约140毫升。

在现场,记者并未见到此前有专家所称 抽完胆汁后,黑熊蹦蹦跳跳就出去玩了 的情况,亦未见取胆熊狂躁不已,似乎除了进食别无他求。但在工作人员对其中一头黑熊取胆时,熊舍中的另外一头黑熊却躁动不安,并不时用爪子试图推开熊舍与引流笼之间的隔板,甚至有两头黑熊为抢占进笼的先机而 大打出手 。

遗憾

抵制方被拒绝入场

昨天早晨6点半左右,出现在候车现场的亚基会外部事务总监张小海一行立刻引起媒体关注。 不请自来 的亚基会显然未能受到归真堂的欢迎。

归真堂不同意我们上午去熊场。 张小海称,亚基会此前已向归真堂提交申请并电话沟通过,但在看到归真堂有关放宽参观批次的公告后决定提前去,结果却遭到归真堂的拒绝。

昨天上午,在记者的追问下,归真堂董秘兼副总经理吴亚回应称,之所以将亚基会拒之门外,是因为张小海一行人未按预定流程进行登记报名。随后,吴亚主动给张小海助理打电话,邀请其于昨天下午参访熊场,但奇怪的是,在张小海助理欲表达什么时,吴亚立即果断挂掉电话,未给对方说话机会。

昨天下午,张小海公开拒绝了归真堂 下午参观 的邀请,并称此后不再与归真堂有任何互动,并不再发表任何与本次探访有关的言论,但亚基会将继续针对拯救黑熊展开一系列活动。

此外,纵然来自媒体与公益组织的人士十分渴求得到归真堂活熊取胆的真相,但观察力仅能限于眼见,断不如专业兽医等专业人士观察得细致入微,但归真堂却未将此类专业人士列为观众。此外,当记者向养熊基地的众多工作人员询问相关问题时,几乎所有被问到的工作人员都给出一样的答复 不好意思,我是总部借调过来的,不清楚情况。

相关

26位名人呼吁抵制

昨天,记者从它基金了解到,继2月14日联合薛蛮子、李东生等72位社会知名人士向证监会递交吁请函,反对归真堂上市之后,昨天,姚明、杨澜、文章夫妇、孙俪夫妇等26位社会知名人士也表示支持它基金,共同呼吁抵制归真堂上市,希望早日终止活熊取胆。

昨天下午,它基金已将姚明等人签署的吁请函递交给证监会信访办。

■归真堂专家说明会

董秘

归真堂产品无保健品

参观熊场以后,归真堂召开了一次阵容强大的专家说明会,到场者包括国家药监局药品注册司原司长张世臣、中国中医科学院主任医师周超凡等十余位专家。归真堂董秘兼副总经理吴亚作为归真堂方面的唯一代言人出席,而归真堂创始人邱淑花、董事长邱荣辉(邱淑花丈夫)全程均未露面。

除被指责取胆手段残忍外,归真堂还被质疑产品中有半数以上为保健品而非药品,违反了相关部门关于熊胆粉不能用于保健品生产的要求。对此问题,吴亚昨天回应称,归真堂的熊胆产品分为熊胆粉、熊胆胶囊、清肝茶三大类,其中 食字 批号的清肝茶是公司的早期产品,从去年开始就没有再生产,目前归真堂获取的熊胆粉全部用于药类。

专家

法律框架内即允许做

说明会上,现场专家的观点多集中在天然熊胆不可替代、无管引流不致痛等问题上。张世臣称,活熊取胆在我国已由一代的杀熊取胆、二代的给熊穿 铁马甲 发展至如今第三代的无管引流,对熊的创伤已降至最低,并称医学界在人工熊胆方面做了很多工作, 能够替代自然更好,但从人工麝香、人工牛黄的效果来看,并不能完全替代 。针对媒体关于活熊取胆的存续性等问题,张世臣称: 只要是在法律框架允许之内就可以做,但必须有资质、合规。

当有记者提出 可否举证到底哪种疾病非熊胆粉不能治疗 的问题时,现场所有专家却一时语塞,最终未能有人举出实例。

在开放日前,就有人士怀疑归真堂将通过麻醉黑熊来制造取胆无痛的假象,对此,鼎桥创投总经理、归真堂董事张志鋆坚称麻醉之说荒谬,并表示媒体可派代表48小时跟踪被取胆黑熊以求证。

鼎桥

对归真堂上市有信心

昨天,鼎桥创投总经理、归真堂董事张志鋆的出现让现场出现了一次小高潮,而言辞犀利的他在与媒体沟通中几近 对冲 ,当媒体问其 你怎么知道熊不痛 ,其随即反问记者 你怎么知道熊会痛呢?

张志鋆称,鼎桥创投自2008年6月关注熊胆产业,2009年10月投资归真堂,是基于其认为应该支持中药产业,而 无管引流 取胆技术是人性化的。

此前,中国SOS求助创始人白一鹏曾公开表示已筹集1.2亿元,公开收购包括鼎桥创投等在内的机构持有的归真堂股权。昨天,张志鋆称这是白一鹏个人 哗众取宠的自我宣扬 ,公司至今未收到任何有关收购的函件。

如果动物保护概念深入人心,归真堂就算是通过了证监会的审核,也未必会有人申购,就等于上市失败。 张志鋆称,对归真堂的上市十分有信心,若A股无望,不排除港股或海外上市的可能性。

■记者手记

取胆之争关键在法

尽管昨天归真堂请来的智囊团阵容可谓强大,但围绕着取胆熊到底会不会疼、熊胆粉到底能不能被替代等问题的争论依旧是有始无终。

在 活熊取胆 的争执中,支持者多为归真堂利益共同体及中医药学家,在他们眼中, 无管引流 下的熊不但不疼,甚至还 很舒服 ;反对者多是动物保护组织、NGO等,其认为任何状态下的取胆熊都不可避免地经受长年累月的疼痛,并举证熊胆汁可以被取代,故此希望取缔 活熊取胆 。针锋相对的观点引致无穷尽的口水之争,甚至陷入 子非熊,焉知熊之痛 的无解思辨中。

事实上,过多纠缠于熊疼不疼并不能减轻熊的痛苦。在我国目前的法规体系中,熊到底疼不疼也不是评断一个企业是否应该上市、一个行业是否应被取缔的标准。否则,国内最大的熊胆粉需求企业上海凯宝就不会悄然登陆A股了。

要取缔活熊取胆,当务之急是要从立法的角度加以约束。唯有立法,方能求得利益与道德之间的平衡。

如何检查帕金森
治疗男性癫痫病的医院
郑州哪家医院治疗牛皮癣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