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

全职王夫 058话 死棋

2020-01-16 19:28:1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全职王夫 058话 死棋

太极紫宫。

“殿下这是要去哪儿?”吕惺睁开双眼,正瞧见赢子璎离开。

后者脚步未停,只道:“苍狼历来先收全款后办事,我得付账不是。”

吕惺娇笑连连:“王储殿下的信誉我还能信不过,这笔买卖和苍狼无关,我自己求到殿下这里,殿下既然上心,吕惺这里先谢过,若遂了我这怨念,吕惺愿成为殿下的刀子。”

“不了,我已有利剑。”赢子璎推门而出,外间侍卫早将他的黑曜战甲奉上,更有三人才勉强抬起的大秦百器之王,先王赢仁的秦枪将离。

赢子璎披甲提枪,两翼是全副武装的重兵。

大秦君主的亲兵分三等:

三等,乃环列之兵,分布于大秦整个领土,如众星环卫一般直接听命于君王。

二等,乃是秦霜统领的庭卫禁军,专职王廷警卫,视忠诚大于实力,乃王室腹心之兵。

一等,便是此刻列阵整齐的峥嵘之兵,出自大秦最高军府龙腾以及虎贲,便是实力强劲的重兵之卫。

但见其中两位将领出列,单膝跪地。

“虎冲。”

“荣峥。”

一个魁梧威猛,一个凛然挺拔,他们身后,重兵沉然跪下,众口齐声道:“听殿下令!”

赢子璎冷沉持重,誓师道:“今夜,吾之所向,见血方眠。”

她不屑于耍手段花招,一句见血方眠便是她的心声,她的敌人,杀!

帝都血夜。

天机阁,两位小童正在打扫阁主的棋室。

“咦,阁主自己下了一夜的棋,就落了两个子。”一小童惊呼。

另一个凑了过来,果见棋盘中天元处一粒白子,下目处一粒黑子。

这一个小童扯起嗓子对那床榻上假寐之人问道:“君望阁下,你这手棋什么意思?”

榻上那主本不想理会,哪知小童不停哇啦,那英俊无俦之人非常不雅的掏了掏耳朵,才在手中拈起一页信笺,这边信笺燃烧成灰,那边小童正擦拭的茶几上,信笺在火灰中复原。

“既是执棋者,亦是局中人,这一局,不入也罢,把信给那边罢。”

两个小童应一声退下,那信笺也没折,入目就一个字:杀!

此字,也是唐谙此时的心态。

他占据吕惺的身体,也占据了她所有的记忆,至少是这一个吕惺的所有记忆,他都如浮光掠影般看过一遍。

原来她这个法术叫做两生花,她的本体将要舍弃的记忆封入一个镜像中的自己里,当这个镜像中的自己死去时,那些她所摒弃的记忆,都将不复存在。

才知道她的家族为了造一个人形杀器,对她做了多么残忍的事,一个杀手,不需要感情,所以她必要经历背叛,她亲手杀了母亲,杀了挚爱,而她那一段在吕阀时的军*妓生涯,只教唐谙惊心。

但他无法同情这样一个心机深沉的女人,她给他设的这一局,其心可诛!

万念诛仙阵,必须由本人亲自做阵眼,到最后,必是和法阵一同万念具消,她自入死局,还拉他陪葬,而且摆在唐谙面前的就两条路,一条,被附体的唐糖把吕惺弄死,他跟着神识湮灭,另一条,他借吕惺之手弄死自己,这都是什么事?

“怎么这么笨?你算什么东西,值得人大费周章,他们要对付的是我,这个女人好算计,以为杀了你,我便会消失,召唤契约对他们来说是规矩,但对我来说只是废话。”

吕惺的身体几乎被黑气绞烂,唐谙眼前一黑,整个人遁入黑暗之中,他下意识问道:“你到底是谁?”

“暗界十君之一,夜帝,暗夜之下,皆为吾臣,这个世界,我便笑纳了。”

“滚你妈的!”唐谙怒道:“你一个召唤魔物拽的跟二五八万似得,蹭我的法源还抢我的身体,今日,老子让你知道服字怎么写。”

唐谙说着,不停压缩他的暗物质领域,当领域进入内界,在胸腔中形成一个拳头大小的黑洞时,那东西的声音才再次出现。

“再不自量力的话,你会死,连灵魂都将不复存在,死的不能再死。”

“我不怕死,我怕行尸走肉般的活着,我死,你也得给老子滚回你那个什么暗界去。”唐谙说着,再将领域缩了一圈,领域边界,黑色电闪狂躁而出。

“你想唬我?没有人不怕死。”

“你试试看。”

唐谙不是在跟他玩心里战,他是铁了心往南墙上撞,不就是一死,他又不是没死过,也就那样,没什么是舍不得的,就算真有不舍,也没有退路不是。

识海中的争斗外面的人看不见,而整个体育场,每个人都注视着场内,就见吕惺挣开黑气缭绕的枷锁,尽管浑身上下筋断骨折,但她还是攀附在唐糖身躯之上。

这一战,如跗骨之蛆,唐谙明白吕惺的意思,万念诛仙阵的破解之法,确实在他一念之间,他生,阵中之人死,他死,阵中之人活,很好选,也很难选。

黑暗倏然临尘,以决斗场为中心,不仅仅是帝都学院,整个帝都,都在一瞬间陷入黑暗之中。

暗界被压到极致,反弹竟然如此强烈,在唐谙意识里,他终是听到那位牛叉哄哄的魔物惊慌的咒骂,魔物甚至向他伸出黑暗爪牙,欲撕碎他的灵魂来泄愤,然唐谙体内极端黑暗中却顿生白昼,强光,将所有暗物质吞噬干净。

唐谙站在白昼之中,忽然听到身后一声娇嗔:“哎呀!脱钩了。”

他回头,却见一位白衣少女坐在溪边,她将裤腿卷起,一双玉足浸在水中,身边放着鱼竿,她甩着鱼钩,瞪着水面,满是不甘。

那正是吕惺少女时的模样。

唐谙走过去,在她身边蹲下,问道:“钓啥呢?”

“谁问话钓谁?”她回道,一派天真。

“我们这算是死了?”唐谙也在溪边坐下,这里风景不错,雪樱纷纷,青溪潺潺,还有个美人做伴,当然,得先忽略她的蛇蝎心肠。

吕惺侧目,对唐谙讪笑道:“你本非活物,哪儿来死字?”

“你什么意思?”唐谙惊道。

“字面上的意思。”吕惺说完,化作一缕轻烟,钻入唐谙手心,唐谙摊开掌心,手中却是那块蓝龙之泪。

拥有蓝龙之泪的人,所见所闻都不会是幻觉。

霍州市人民医院
兰州大学口腔医院怎么样
东莞牛皮癣医院排名
酒泉治白癜风疗法
新疆白癜风治疗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