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

P2P江湖的四位游侠土豪侠羿飞数据侠老侯_a

2020-01-16 17:53:0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P2P江湖的四位游侠:土豪侠羿飞、数据侠老侯、催债侠金钱豹、踩雷侠老白,你们造吗?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而P2P这个原本就鱼龙混杂的江湖近期很不太平。“旺旺贷”卷款跑路令百度全面清理P2P贷平台,建立白名单制度;深圳钱海创投倒闭,受骗者近万人……

然而这个江湖还在不断壮大。一位P2P业内人士说,骗局曝光也让P2P进入更多人的视野,更多的投资者正在拥入这个市场。

这究竟是一个怎样的江湖?中国基金报采访了四位资深P2P投资人:土豪高管、程序员、工薪阶层,还有一位不惧踩雷的催债大户,让这些江湖游侠讲述自己的江湖恩怨。

土豪侠羿飞:800万见证P2P发展史

羿飞是他的名,年仅36岁的他是一家科技公司的副总裁,5年的P2P投资经历使他在这个圈子里小有名气,同时也使他成为P2P行业发展的见证者。

经历过“血雨腥风”的他,已有了自己的P2P投资方法及研究体系,他的P2P平台评价评级数据已经成为一些投资者的风向标。他说,P2P确实让人上瘾。

羿飞已记不清第一次接触P2P的具体时间,大约是2009年在上闲逛时不小心打开了一家叫拍拍贷的站,了解一些大概玩法后就投资了1万元。

“当时参与的人都是瞎投!”羿飞说,那时借款人可以循环借款,虽然也有坏账,但在分散投资策略下基本能保持盈利,平均一年收益在10%左右。其实,在他了解了英国ZOPA和美国Lending Club的P2P商业模式后,真没觉得这个行业有多大前途。

决定增加投资是在2010年红岭创投上线以后,有些标的项目承诺100%本金担保,而且借款利率比拍拍贷高,基本都达到24%。羿飞清楚记得当时还有一家电视台做了报道,羿飞不仅把拍拍贷的钱转移,还增加了投资。一开始红岭创投的规模并不大,后来上线了投资人之间的担保业务后才开始火了。羿飞认为,这项业务的玩法是2011年P2P风险大爆发的导火索。

由于加杠杆、大量借款人不断借新还旧以及跨平台借款和反复抵押套取借款,借款人无力偿还债务

,P2P平台风暴在2011年底爆发了。

羿飞2011年底风险爆发时总投资额在30万元~40万元,其中有10万元是收益。对于这次风险爆发,羿飞是怎样成功躲过的呢?

好奇心救了羿飞。羿飞比较敏感,他想了解平台所有标的的情况,当时并没有相关的信息披露,因此,他就把资金分散,投了几乎所有1到3个月的借款标。而在策略上,他只投短期限标的。他说,分散投资一方面分散风险,另一方面还可以了解全站借款标的回款情况,配置比较可以使资金快速撤出。

羿飞回忆,当时他发现逾期标的列表达10多页,占所投项目的10%。看到一页页的逾期标,他做出撤走资金的决定。由于平台担保条款,逾期后平台会垫付资金,这使得他几乎没有什么损失。

羿飞说,从2011年12月底开始撤资,到2012年2月全部离场。大部分风险都让担保人承担了,所以一批担保人倒了,当时P2P市场的惨状让人感觉春节都过不去了,他也萌生退意,不想再做P2P。

然而3个月后,羿飞带着100万资金再次杀回P2P市场,他说,因为太刺激,所以上瘾。

不过,经历了风险的他,制订出了新的投资方法:项目必须是真实的,在这个基础之上再做分散投资。他把资金分散在4到5个平台上,选择收益20%~25%的借款标,这样如果一家平台跑路,余下的收益还可以覆盖风险。在借款标的选择上,1个月标占50%的资金,2个月标占30%,剩下的在3个月标里。一旦出现风险,很快就能撤出大部分资金。

羿飞也认识到数据的重要性,开始收集、统计、分析P2P平台的数据,并且定期发布到贷天眼上,供大家学习交流,并排除欺诈平台。

信用风险爆发之后,存活下的平台和新建立的平台开始注重抵押贷款,纯信用贷款越来越少。不过,2012年下半年到2013年上半年是P2P第二个美好的一年。这一时期羿飞投资额从100万增到了150多万。

伴随余额宝等互联产品的上线,互联金融开始火起来,P2P行业的关注度直线上升。而随着平台代码模板的出现,使得建立P2P平台异常容易。这就为2013年下半的平台欺诈埋下了伏笔。羿飞说,当时活跃的平台有200多家,从2013年10月开始,3个月的时间倒闭了七十几家。

羿飞原本想慢慢追加投资的计划被打乱。由于欺诈的平台跑路导致更多的资金寻找避险平台,导致好的项目一标难求,羿飞不得不增加投资金额拿标,如今羿飞在P2P上的资金总额已达到800多万元。

对于未来,羿飞认为,随着行业的正规化,P2P的收益率会逐渐下降,羿飞说,如果收益率跌破15%,他就会考虑退出这个行业,但现在还看不出来。羿飞把赚到的钱陆续投资到银行股,他说,银行估值太低了,未来一定有机会。

数据侠老侯:P2P淘到第一桶金

从事软件开发工作的老侯当初怎么也不会想到,人生的第一桶金居然来自随手建立的贷天眼论坛。这是老侯开始P2P投资时建立的一个投资者论坛,如今已与融途共同成为第三方P2P平台咨询站。

经历过A股市场2008年暴跌的股民老侯带着对A股市场的失望,在2011年接触到P2P。作为工薪阶层,老侯很小心,每天只投50元钱,连续投资1个月之后,每天都见到回头钱,他对P2P就开始信任了。第二月,每天投入500元钱,第三个月就把全部家当50万资金全部投了进去。当时选择的平台是人人贷。

50万对老侯来说是全部,吃过股市的亏也听说过民间借贷的风险,老侯开始像分析股市一样收集数据编写程序。虽然市场上根本找不到P2P数据提供商,但这对IT软件行业出身的他来说并非难事,借款人数量、坏账额、成交金额等都被记录到老侯的数据库中。

2011年底,他建立了自己的P2P第三方论坛:贷天眼。当时老侯并没想到这样的论坛能有多大的发展,只是方便投资人之间分享数据而已。随着关注的平台增多,数据量开始增多,老侯的朋友圈也快速扩大。后来贷天眼被一家VC看中,直接入股,就这样老侯也淘到人生第一桶金。

其实,老侯所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不踩雷。2011年P2P信用风险爆发时,老侯的总投资额缩到20多万,这样算下来,一年的投资收益基本与工资持平。但是老侯还是想提高收益率,他开始关注秒标。

然而好景不长,以发秒标为主的淘金贷跑路事件刺激了老侯,他意识到光有数据是不行的,还要上门考察。2012年初开始,老侯开起了平台考察之路。考察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容易。除了时间和精力以外,难的是如何考察?如何评估?如何写报告?老侯可以说是门外汉,但他效仿券商研究报告制订了考察问卷、考察评级。

投资者的考察一般是看平台老板的资产实力,而老侯关注的核心是老板的人品和公司是否正规。用老侯的话说:“再有钱的老板只要人品不好也一样会跑路。”另外,调研是一个长期的过程,老侯还把测谎仪的原理用在调研上,他把“业务团队、平台定位和发展、业务模式、部门人员是否齐备、现有业务情况”这五大问题,变着花样地向平台老板提出,看他在不同环境、不同时间下,对同样的问题回答是否一致,一旦发现前后不一就会立即停止一切合作。铜都贷、非诚勿贷、中财这些跑路平台老侯都考察过。

实地考察中糖衣炮弹不断:头等舱、豪车接送、五星级酒店、海鲜大宴、老板全程陪同,临走时还有一个大红包。老侯说吃人家的嘴短,这样的盛情让他感到害怕。后来他制定自己的考察规矩,交通食宿都有标准,最重要的是每次还要带几个相关投资人做公证方。

催债侠金钱豹:P2P讨债之路

2011年之后,金钱豹豹进入了P2P市场,一开始仅是几千元玩玩,后来发现P2P收益真的高于其他投资理财产品就加大了投入。金钱豹豹算是真正的投资大户,目前投资总额有1000多万,分散在30多个平台上,每个平台资金都在20万元到30万元之间。

去年P2P行业发展快,倒闭跑路的也多。金钱豹豹说,他踩到了三个雷,分别是湖北的天利贷、深圳的万利创投和东方创投,坏账80万元。他说,做P2P遇到欺诈平台很正常,关键是如何处理。他对收坏账有一套自己的理论。

第一时间到达现场、找到平台老板和线下借款人是决定能否收回借款的三大要素。天利贷出现资金无法收回情况后,金钱豹豹第一时间完成三大要素。并发起了活动成立了基金,当时这可能是P2P行业第一只基金。控制住运营的人后,金钱豹豹报警,配合公安局立案做笔录。当时当地警方对P2P了解甚少,有时为了能引起有关部门的重视,投资人还打过横幅、。

金钱豹豹说,在追债的过程中最大的阻力并不是平台老板和借款人赖账,而是投资人之间的不团结。因为一般情况下,即使还款也不可能足额足息地归还给每一位投资者,因此,先还谁后还谁甚至不还谁都是个问题。有一些投资人开始各自成立团体,更有一些投资人开始借追债捐款来骗其他投资人的钱。总之,各有各的小算盘,都想先拿到钱。

这几年,金钱豹豹参与过多次行动,他说,有些地方平台与地方****关系复杂,外地人去催款就困难重重。因此他开始建立自己的线下催收团队,团队的成员是根据跑路平台的背景对应成立,要求有一定公、检、法人脉。在催收上也并非是社会上非法的讨债公司。晓之以礼,动之以情,最重要的是要击垮借款人的抵赖心理。金钱豹豹说,他还没见过真正还不起钱的人。

另外,金钱豹豹也不是一味地催收,他还将不能收回来的债权在其他平台出售,转移债权,他说,并不是把风险转嫁给其他,而是说,有些钱,他们收不回,但有人是能收回来的。

对于催收的成本,金钱豹豹说当然要赖账人承担,比如差旅费、食宿费、交通费等。基金承担前期费用,钱收回后再补回去。

金钱豹豹期待P2P行业更加规范,严格监管,这样他也就不把时间都花在基金和催收团队上了,P2P是一个新兴行业,野蛮发展时期出现什么情况都是有可能的。他说,能像我一样的人不多,资金有限的投资者只能自认倒霉。他建议投资人要严格躲避所谓的高息借款,对于借款合同必须规范,该几方签字一定要签好,对于抵押物和借款目的也要自己的判断力。

踩雷侠老白:戒不掉的P2P瘾

老白接触P2P投资是因为公司的业务关系。2012年初,一家P2P公司找上门来求合作,因工作关系,老白对P2P行业进行了详细调研。当时,P2P还不像现在这样为大众熟知,一圈调查下来公司业务没有做成,但老白已经十分了解这个行业,并且产生了试试的想法。

为了判断P2P平台是否正规,老白用了最常规也是最土的方法:定时截屏。就是每天定时定点截取P2P站的项目屏幕,一段时间后,把同一项目的图片连在一起,对数据变化进行观察和对比,如果做假的话,某些数据就会很特殊。最后他选定了自己认为很靠谱的红岭创投。从此,老白就开始了P2P生涯,一发不可收拾。

第一次投资P2P老白功课做得那是相当充足。初始资金不多,虽然才2000块,但老白的小心程度仿佛他投的是2000万。首先是分散投资,选择了几十个借款标,阅读这些标的借款资料,包括:借款人的需求、还款记录、资金用途、逾期记录、信用级别、信用记录等。他说,白天工作晚上看资料经常看到凌晨。对于自己认可的标的最多也就投100元,对于皇冠级的借款人最多也就投500元。

经过几个月的投标经历后,看资料改为上第三方论坛交流。这样下来,收益率持续增长,一个标连着一个标地投,根本没有时间一一研读,而那些资料也就显得不那么重要了。当所有的投资都按时收到还款时,当收益率曲线一直向上时,投资的心态就更加迫切了。他说,第三方平台上大家都说好的就投,不说好的就少投。他主要看贷天眼和贷之家,还注册了各种平台的群,也经常参加投资人线下聚会。老白发现,比他收益高且没有坏账的投资人非常多。

老白胆子开始大了起来,增加资金量,只投高收益标的。除工作和睡觉时间外,全部精力都放在P2P上,长期泡在圈子里。他说,真跟赌博一样,家都不顾了,一心只想高收益,注册所有平台,每天一家家平台找标的,唯恐被落下,有好标没有投上就是赔钱了。

为了快速赚钱,老白痴迷秒标和天标,秒标就是秒杀的标的,天标是以天为借款周期的标的,一开始是一般金融机构在季度末借的过桥资金,或是新平台上线的促销活动。有3天、5天、7天不同的周期,这些标的收益高,回款快,是老白的最爱。

当你痴迷后,离踩雷也就不远。

老白回忆,后来这种方式被骗子平台利用,用高收益吸引来资金后跑路,其中一家就是及时雨的平台。被圈子里的人拉去的时候,这家平台又开了另外两个P2P平台,老白也迟疑过,一个老板为什么开三个P2P平台呢?但是看到高收益,老白还是没有忍住。天标贷其实并没有让老白踩雷,只是带着侥幸心理投资,能躲过一时却躲不过一世,徽州贷才是老白心中的痛。

他是2013年9月份投的这家站,当时投资收益率达年化50%。这是一个新平台,老白杀入后的3个月都很正常,直到11月份,这个平台开始提现困难,12月份老板跑路,现在还处在当中。对于这次踩雷,老白说,最痛苦的不是钱都没了,而是这期间的心理煎熬。

最开始,有些出事苗头的时候,投资人之间出现分歧,为了各自的利益吵架,小投资者希望能通过曝光和闹事拿回本金,而大额投资者不希望事件恶化,因为那样很难全额回本,有些大额投资者放言要打折收购小投资者的债权。

而平台的老板一再承诺会解决资金问题。小投资者其实也希望事情能够解决,有了这些承诺,自然也就不再说话。这时,大家都还对还本付息抱着希望。大家的意愿是平台不能倒,能吸引来新的投资者接盘,自己稳稳当当地收回资金离场。

况且这家平台以前也出现过类似问题,这次也会顺利解决,大家都在盼望中等待。有些投资人也很盲目,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一边是高收益,一边血本无归,老白自己也无法取舍。

后来,随着提现困难时间不断延期,投资人开始坐不住了,一部分开始去曝光给平台老板增加压力,另一部分充当起平台护盘使者。当时大家是希望平台能够归还本金,已不再想收益了。很多人一边向外面传递平台的问题,一边维护平台的口碑。老白说,我们当时的心理很纠结,不曝光可能会收回本金,曝光了可能什么都没了。后来平台每天只允许提现1%,中小投资者最终开始四处曝光。

随着提现困难和逾期的增多,投资人信心开始崩溃,有人开始转让债权,从最开始的9折到8折、7折、6折,最后4折也无人敢接。

从可能出问题到投资者崩溃仅仅持续了10天左右,平台客服开始陆续离职的时候,老白说,你就知道这次真的完蛋了。后来老白发现,这家公司自己收购一家担保公司并给自己担保。

不过,踩过雷后老白没有离开P2P,他说,就像赌博一样,很难戒掉。

宝宝积食该吃什么药宝宝健脾胃食谱宝宝积食拉肚子的症状

中药咳嗽微甜孩子爱喝
中医月经量少的原因
老人心肌梗死患者用通心络有作用吗
奥利司他胶囊的吃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