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步

破纹夜 第四百七十五章──数天的师徒

2019-10-12 17:43:0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破纹夜 第四百七十五章──数天的师徒

第四百七十五章──数天的师徒

徐焰有点莫名其妙,那天在云府外门,他确实曾见过此人。也得知是当今皇上的亲生弟弟。但为何特地拜会?

虽然自己与金千机现在是云府弟子,身份地位举足轻重。但毕竟是修者,而且云府向来不理红尘俗事。所以徐焰确实猜不到此人前来的意义何在。

「徐小友,这次特地而来是向你道歉的。」蓝治与徐焰随便寒暄客套两句没有营养的话,蓝治便直奔主题。

「哦?」徐焰一挑眉,那双浓眉在他光滑如镜的光头上,显得更加扎眼:「何来道歉之由?」

「实不相暪,本王便是至南城的城主。」蓝治面上露出歉意之色:「那天,你被陈树根追杀,也是因为本王无能才导致陈树根在至南城内逞凶。」

「啊?」徐焰这下可是有点吃惊,相反金千机却是一面平淡从容。他可不像徐焰,他自小长于宫内,虽然像是个小透明般无人注意。但对于宫内的动静,他都相当留意。

蓝治,当今蓝皇──蓝镇的亲生弟弟。

在十多年前,上任蓝皇驾崩,在死前没有留下任命谁为皇。对此,有很多不同的说法。有人说在上任蓝皇驾崩前,曾向御医──也即是权医师说出最后的话,任命蓝治为新任蓝皇。

但权惬却原来早就是蓝镇的人,蓝镇以长兄、太子的身份,宣布继任蓝皇。但蓝治不甘心,暗暗联同数十上百的文武百宫,在继任之前的早朝向蓝镇逼宫。

但蓝镇手段终究还是比蓝治来得更加老辣,早早有了线眼得知蓝治逼宫一事,并布下天罗地。那天想要发作的蓝治势力的人,通通被抓住打入天牢。而蓝治也因此,被关了在天牢半年之久。

本来那时民心散涣,人心惶惶。但适逢金家村之事

,多个农作区被神秘的北方人潜入并灭村。蓝镇雷厉风行,施展出与上任蓝皇力求和平的风格不同,以雷霆之势,派兵寻找那潜入南方的北方修者,并瞬间格杀,曝尸于血腥战线的南方城墙之外。

那时瞬间便激起了北方的血性,南北双方打个天昏地暗,甚至百纹境、四宫境的强者都频频出动。

最终打了三个月后,双方都奈何不了对方,只好不了了之。

但因为这次事件,蓝镇确实平定了人心。之后他励精图治,国泰平安,风调雨顺,更加是令天下归心,整个南方都心甘情愿奉他为主。

至于蓝治,早就被人忘记了。

蓝镇没有杀他,而是把他放逐,许以封名为至南王,镇守至南之境。但那作为鸟不拉屎之地,所谓的镇守,只是一个美化后的放逐而已。

但那时候的徐焰尚不知道这些事,更加无法把高高在上的亲王,与那偏僻城镇的至南城主拉上关系。不说别的,哪怕没有皇族血统的南方五城、颇有几分自立为王的夜狮谢家,哪一个大城不是比至南大得多?

「徐小友天赋异禀,哪怕在至南城点纹时,把点纹石映照得焚烧殆尽,在城内也早已略有所闻。只是万万没想到,徐小友竟然能走到今天这一步。」

蓝治的语气很容气,相当客气。

毕竟他哪怕被放逐,他的身份依然是王爷,当今皇上的弟弟。以这身份,却如此客气的与徐焰说话,已算相当难得。但当想到徐焰已经不再是个无名之辈,更是当代云府的七先生后,一切又变得理所当然。

他们寒暄片刻,徐焰也是对蓝治没有太大的恶感。

那时候的祸是他闯出来的,哪怕是城主也没有负责的义务。而在来的途中,徐焰也听过白云老头转述,虽然他没有插手陈树根的追杀,但却打压了陈家的气焰,保住乘云学院上下的老师与学员。也算是尽了一份心力。

而且,人家以王爷的身份却特地前来拜访,哪怕以徐焰的性格也着实无法抱怨或责怪什么。

他们相谈甚欢,良久,蓝治才站了起来。

他看了看天色,蓝治笑道:「天色不早,云府收徒已完满结束,我也差不多要回至南城了。」徐焰也是有点迷惘,难道真的在至南如此穷乡僻壤之地,把他的锐气都磨掉了?他很难想象堂堂一名王爷,竟然是如此和蔼的跟他扯着闲话家常。

「徐小友的故居,我也下了一些指令。保证无人能够靠近及破门而进。」蓝治不无幽默的道:「毕竟徐小友现在可是堂堂的七先生,难免一些疯狂之辈想要一探七先生的故居。」

徐焰也是有点恍然:「那着实不美,先在此谢过。」

蓝治微笑:「好了,我走了。我在至南城,等着看徐小友名震天下的一天。」

就这样走了。

蓝治的前来,彷佛只是为了与徐焰扯些家常,当中甚至没有任何具体的目的性便走了。

但在某些人眼中,却不是如此。

蓝治乃至南城城主,而徐焰偏偏出自至南城,现在更加是名传天下七先生!当代云府最后一名弟子!

而在这敏感的时候,蓝治来拜访了七先生。

这种种痕迹连结在一起,难免会让有心之人嗅到了什么。

他们不确定,但却心存怀疑。

…………

明天就是要前往云府的日子。

楚恒山又是厚着脸皮过来了。

说起来有点妙,二人这对忘年的师徒,真正接触及传道只有数天。

但楚恒山的情况确实是有点古怪。

因为钻研锻造一道数十年,在锻造的技艺中,他早已炉火纯青。他现在,是因为卡在瓶颈无法动弹。正因如此,徐焰不需要像教导乔至刚般教导太多仔细的东西。

更多的,是指点一个方向。

徐焰教的,只是一个未来数年楚恒山需要学习的方向,以及其炼兵一道的纲要。

纵是如此,这便是楚恒山无比渴望的。

为何说一日为师终生为父?便是因为传道之恩对走在修途的人来说太过重要。可以对徐焰来说只是随便的点拨两句,但却有机会让楚恒山百尺干头更进一步,也能让乔至刚走小数年,甚至是数十年的歪路,直指大道!

这便是传道之恩!

桂林治疗宫颈炎医院
宁德治疗性病医院哪家好
宜宾治疗性功能障碍方法
桂林治疗卵巢炎方法
宁德治性病好的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