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召唤七龙珠第一千三百四十三章苏镇守与周三

2020-01-21 21:46:2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召唤七龙珠 第一千三百四十三章 苏镇守与周三公子

素影等人太不给面子了。

但是,玄昊与她的争斗,已几乎明面化,虽未白热化但也是针锋相对,就算不是这种时侯,素影也不大可能邀请玄昊一起上去,更何况是宴请吴空之时。

只要吴空跟着一起上去饮宴,那就算吴空不作任何表态,不给素影等人额外好处,那素影就已经满意了——吴空不理会玄昊,而接受素影的宴请,这还不能说明点什么吗?

对外界就有一个信号——长亘先生这样的高才,都弃玄昊而就素影,说明素影夫妇这边的吸引力更大,竟争力更强啊。

若只是现在吴空的名声,倒也罢了,若是能够在科举上面步步高进,名声越来越响,那么,今天的事情,造成的轰动就越来越大,造成的影响就越来越大。

也因此,玄昊才会不顾面子,跑来这里硬要掺上一脚——区区一个现在的“长亘”先生,玄昊还不会太关注,祂担心的是,“长亘先生”在科举之中的成绩太过逆天啊,到时侯就不好了。若万一,万一这个“长亘先生”一时糊涂还真将那治理气运之法透露一些给素影,那就更为不妙了。

眼看三人即将转身离开,玄昊心有不甘,道:“长亘先生,府中客厢,本尊已令人打扫干净,且东极少尊府的大门是全天侯时刻开启的,若先生累了需要安竭,随时可以回来。内置气运凝聚阵势,对于参悟事情或修行,助益颇大啊。”

素影眉头微皱,正想说点什么,吴空却已回头对玄昊微微一笑:“少城主有心了。”

玄昊大喜。

吴空这是表明了要当墙头草,两头摆,没完全倒向素影这边啊。若是拒绝回东极少尊府,那可就不妙了。现在虽未说回去,但这么含含糊糊似答应非答应,就已值得玄昊暗喜。

当下,玄昊也没再多说,没奢望更进一步,赶紧拱拱手:“本尊与府上恭侯大驾。”

不等吴空出声,赶紧转身离开。

素影道:“东极少尊府的门口虽然一直开着,但门槛颇高,台阶易绊脚,我等夫妇倒是在东极少尊宫为先生备下客房,当然,若先生不满意,也可以在‘汇贤居’落脚,外子已于那边安排有房舍。两边都可随先生之意。”

吴空微微一叹:“宫主有心了。”

比起那个玄昊,素影更会做人。

玄昊虽热情,但只给吴空一个选择。素影热情之余,给吴空额外多一个选择,这无形之中,在心理上,让人感觉更舒服一些。毕竟自己多了一些选择的余地。虽然吴空并不在意那一个汇贤居的客房,但却感受到了素影夫妇满满的诚意。

若非他身份特殊,与大周帝朝最后极可能要成为敌手,否则,倒可真心结交素影夫妇。不管什么科举不科举,能推她们夫妇二人成为子爵,以后有一位有封地领土的子爵好友相助,不管做什么,路子都好走许多。

可惜,吴空现在只乐意当旁观者。一来,不想费心费力,二来,担心自己对素影夫妇真的产生深厚友情,那就不好了。以后与大周帝朝翻脸,那连好友也翻脸一战,多郁闷?倒不如干脆维持淡而薄的感情,以后翻脸也没有心理负担。

心念闪动,与两人走入聚贤楼大厅,沿梯而上。

这里的空间环境是可以制造得更广阔更巨大的,但故意只制造得比凡人世界的酒楼大一些,是想让诸多名人强者能于此出出入入,有机会碰头碰面,便于结交。

这酒楼跟别的酒楼不同,别的酒楼可容普通大千宇宙之主随意进出,有大厅位置可坐,可相互交流,这里缺乏了这点,进出要有身份限制,因此,不弄这里小一些,就少了点酒楼的气氛。

当然,其实也还是有平行次元之门的,比如不想跟其它人碰头碰面,那么,可以直接驾御坐骑或车子,从后门进入酒店内停顿,直接进入包厢。又或者从大门走进去,但却是走着与普通通道不同的平行空间通道,也不会碰上其它人,从包厢走下来,也可以不碰到其它人,然后直接在大门处传送到城中各处公共场所的出入口。

这却又方便了那些想要隐秘行事之辈。

“设置得颇为贴心啊。”

吴空暗想。

沿梯而上,附近不时有人路过,这是素影故意让人知道她们夫妇请了“长亘先生”的,这样造成的影响才大。

只是,上得几楼,突然看到一名中年男子模样的壮汉,内穿铠而外着长袍,满脸威严之相,此时却哈哈一笑,严相之相化为慈和:“没想到这么巧合,素影贤侄女,你们也来这聚贤楼,可真是少见啊,莫不成,是今天要宴请哪位尊客?”

素影眸光一绽,赶忙拱手:“见过苏伯伯。”

然后道:“今天新结识一位朋友,所以请他过来小酌一杯。”

“哦?不知是哪位高才?能得贤侄女夫妇如此另眼相待。”那苏姓中年男子却已盯着吴空。

素影无奈,只能介绍一番:“这位是长亘先生,今科科举参试者,来自东极寰城,与我二人夫妇一见如故。”

又向吴空介绍:“这位是苏镇守苏伯伯,东极城镇守。”

所谓镇守,不是名字,而是官职,意思是指,负责这座城池的军事力量的最高指挥官。大概跟东极寰城的那位萧先生差不多,便权~力比萧先生大得多了。

这东极城,属于东极城主的地盘,但大周帝朝是有规矩的,各个地方,可以划分给一位位爵爷,有爵位不一定得到领土,但得到领土分封的,必定是有爵位。

这些分封下去的领土,可以自治,只要不弄得天怒人怨,大周帝朝基本不管。这里的政策,税收等等,治理方案之类,全部由城主一言可决,地位权势极高。

但是,有两点,是东极城主不能完全掌握的。一个就是科举大考,由帝朝挑选人才,地方领主不得阻扰。这些人才通过科举,最终加入大周帝朝的官绅体系,若是地方领主阻扰,那就是重罪,要受责罚甚至扣功绩之类的,严重的,降爵都有可能。

这是大周帝朝从各地吸血,吸取了人才,自然就带走一些气运。同时,吸取走了最精英的人才,那剩下那些,虽然也仍有高才,但却可以容许地方领主接纳。这是避免地方变得太强。抽走了精英,剩下那些就无所谓了。因此,地方领主虽结交好各位参与科举的试子,不论那考试的士子是否能通过科考,都结交。

一旦考得好了,那在朝中就有应援,外界有助力,这是很好的人脉。若是考得差一些了,朝庭不要,但地方却还是可以要的。

不属于分封领地的,朝庭直辖的各地领地,重要官职大都是通过科举的举子。而分封给某某某爵爷的,那爵爷领地之中有一些需要安插亲信的,往往就会用那些颇有本事却又未通过科考的人。这是各地领主与官员对士子极好的原因。

另外,大周帝朝不容许地方拥有超过编制的军队。城主可以拥有一定的“亲卫”,除了亲卫之外,还有护城军或护州军之类。这些护城军与护州军,一应军饷,其中一半由朝庭支付,另一半由地方城主支付。相当于地方军由城主帮朝庭养着。但这些军队,必须由朝庭派下来的官~员掌控。

比如这苏镇守,就是朝庭派下来统管这里的军队的官员。

这苏镇守,平时拥有训练权,派人训练,拥有沟汰权,觉得哪个兵士不好,可以淘汰出军队之外,但是,没有挑人的权利,不能强行将人塞进来。而城主却可以,想将谁弄进来就将谁弄进来,但苏镇守却是想将谁弄走就将谁弄走,甚至能将人弄~~~死,只要不超过死亡指标。

但是,苏镇守没有兴兵权,比如说,这只军队,出城训练或出城作战,没有得到城主的允许,不可以,除非有朝庭直接降旨确定城主作乱,要拿下这城主,苏镇守才可以直接起兵。否则,哪怕是朝廷要求这城池出兵,也只能下旨给城主,再由城主命令苏镇守出兵。

要出多少兵,由城主确定,但要让那些兵马出动,由苏镇守确定。

后勤方面,完全由城主掌管,苏镇守的人可以监督或上告,但指挥作战方面,城主决不能插手,否则,视为染指军权,要问责。然而,只要不是在与敌人面对面战斗或短时间内就短兵相接的情况下,城主可以强行命令收兵回城镇守,这苏镇守必须服从。

此外,如果有外敌攻打,镇守来不及取得闭关修炼或做别事的城主的允许,可以指挥防守城池,但却不允许派兵出城追击,不得派兵在城中大肆搜索,要在城中搜索对内,那是属于警~~~备系统方面的事,归城主手下的治安官~~员管理。

反正,层层相互牵制,没人能乱来,大周帝朝就是如此控制地方保证地方安稳的。

当然,如果城主足够强势,在地方乱搞也不是不行,只要不弄得天怒人怨或被证实有叛逆行径,与不可说之地的人勾结并且已经做出行动,等等,除了这些以外,那城主想怎么搞就怎么搞。

但是,镇守的地位也相当高,就连素影与玄昊,都不得不对苏镇守这样的人恭敬以待。

“只有永生三境二段颠峰的实力啊”吴空瞄了那苏镇守一眼,只觉得,自己一个巴掌就能将苏镇守击败。但是,这是在城外,在城中,苏镇守一念之间就能引聚城池气聚汇聚己身。吴空再厉害也根本不是敌手。要么跑出城外再一战,要么就只能乖乖低头。

这就如同一名拥有万夫不敌之勇的武者,面对一位拥有大军指挥权而个体实力远远比不过他的武将,那在对方的军营及军队围绕的区域,那还真难以兴风作浪。

不过,这苏镇守似乎看不透吴空的实力,此时脸上带笑,一副看小辈的笑容,道:“原来是长亘先生。”

然后就转头看着素影,问:“本尊也恰巧与此楼中摆席,贤侄女夫妇是否有兴致过来喝上一杯?当然,这位长亘先生也可以一起过来。”

素影夫妇相互看了一眼,素影就笑道:“有劳苏伯伯盛情相邀,我夫妇二人已于楼中摆下宴席,今天就不叨扰了,改天吧。”

苏镇守道:“原来如此那,不知苏某是否有幸,过去叨扰喝上一杯、”

素影心头微微一跳。

犹豫了一下。

心中是想要拒绝的,这苏镇守的目的,她很清楚,也想打长亘的主意。

苏镇守现在还只是永生三境二段,按理来说,想要进行科举参与文科之试,转为文官,也是可以。何况,苏镇守也有一些亲信弟子门人什么的,若是能得到“长亘先生”的治理之法,那恐怕

传说中,苏镇守以前也参与过文科科考,多次都是在实践方面差一点,才转而参与武考的。

此人位高权重,若是能够得到他的支持,怕是能压倒玄昊一方。

若是得罪了祂这苏镇守未必能帮得了素影,但想要破坏素影的好事,却不难。有些人,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想助人成事,未必得力,但想坏人好事,却是得心应手,苏镇守就拥有这样的能力这样的实力。

可是,素影心中传来薛宁的声音:“城主大人素来与苏镇守面和心不和,若是我等与之走得太近,传至城主耳中,怕是不好。”

素影心头一跳。

苏镇守的支持虽好,但最终决定爵位给谁,还是由城主决定啊。

“不过,也不便太过于得罪祂,否则,祂怀恨于心,一味搞破坏,也不好。”薛宁道。

素影苦笑,现在只有两条路,想不得罪苏镇守,岂是那么容易的事?

略一沉吟,心念急速转动,素影迅速就有了决定,微微一叹,道:“今天怕是有些不便,不如明天我夫妇大摆诞席,请苏伯伯上座,再为今天的事情赔罪,如何?”

按理来说,这个时侯,苏镇守就应该顺着台阶而下了,但是,祂却追问下去:“有何不便的?难不成,本尊的面子,还不值得一杯水酒?”

素影有些为难,薛宁心念传音道:“话都说到这种地步,就算是城主大人在此,也不会驳祂面子,我们请祂进去,也说得过去了。非是我等与之结交,是祂死皮赖脸要跟上来,那就算玄昊偷偷让人告密到城主那里去,我们也说得过去。大不了,今天事后就迅速先将事情用某些方法透露给城主,务必让城主了解真相,免得祂生误会。”

素影暗暗点头,对苏镇守道:“既然苏伯伯都这么说了,我们若再不请苏伯伯进去喝上一杯,就太过失礼,太不识抬举了。”

先转头望向吴空:“长亘先生意下如何?”

吴空道:“客随主便。况且,苏镇守这样的大人物,想请都请不来呢,何况是苏大人主动有意参与?那自然是求之不得。”

素影道:“如此,苏伯伯请,长亘先生请。”

“哈哈哈哈,好好好,贤侄女果然识趣,不过,今天本尊再倚老卖老一番,想顺便带一位客人一起进去,不知贤侄女欢不欢迎?”

“哦?不知是什么客人。”素影问。

此时,就见苏镇守身子一让,后面露出一名面带笑容英俊潇洒的年轻男子,对方看起来十六七岁模样,风度翩翩,温文儒雅。

看起来相当陌生,身上气息力量波动也陌生,但素影却有一种似乎挺眼熟的感觉,仿佛在哪见过似的。

“这位是来自大周帝~~都的,周三公子。”苏镇守正色介绍道。

重庆五洲医院具体地址
哈尔滨市道里区人民医院
湖北白癜风最好的专科医院
甘肃男科医院排行榜
内蒙古什么医院能治白癜风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