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儒雅老公在外自封情圣专为女性疗伤

2019-07-18 05:02:2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儒雅老公在外自封情圣,专为女性疗伤

儒雅老公在外自封情圣,专为女性疗伤 首页多彩生活娱乐八卦汽车世界科技产业数码新品游戏动漫体坛风云军情解码社会万象健康养生 首页 / 多彩生活 / 儒雅老公在外自封情圣,专为女性疗伤 儒雅老公在外自封情圣,专为女性疗伤 Posted on 2015年1月7日 by feichongzi in 多彩生活 文字:禅小岩“摇晃的红酒杯,嘴唇像染着鲜血,那不寻常的美,难赦免的罪”是萧敬腾的《王妃》,这家酒吧,每一次我来,不知是碰巧,还是故意,总放这首歌。听着、听着,悲伤的情绪就被升华了,变成了晶体,一粒粒,悉数可见。选择在一个人的背后,安静的要了一杯酒,刚要喝下,一个男的立在我眼前。“这杯酒叫什么名字?”他问。我晃动着脑袋,“不知道,不过味道还不赖,要不,试试?”这个男的,我不反感,至少从他的眼中,我看不出有何的歹意,只是个求搭讪的男人。比如:猎艳的饥渴,约炮的焦灼。“这杯酒呐?”他拿起我的酒杯,细闻了酒的气味,“是玫瑰,酒如其人。你就像这玫瑰,玫瑰的颜色,玫瑰的味道。”我哈哈大笑,笑得很豁达,以致于四周的人都用一种讶异的眼神盯着我看,他们在我脸上停留的时间多则七秒,少则3秒,然后就又专注在自己的酒杯中,“你真可爱,是个可爱的男人。”他笑,只是笑的很假,我知道他其实是不想笑的,但是这个时候不配合微笑一下,未免显得太不搭。我不喜欢不按常理出牌的人,更不喜欢一个不按剧本行事的人,我喜欢的故事要按照我预定的走下去,才可以。“你也是可爱的女人。”他说。“一个可爱的老女人。”我纠正他。我的确老了,虽然我才27岁,但是我已经经历过一次婚姻,所以,逢人就成,我是个老女人,有多老,我不知道,只是年轻已经不属于我。“我们都是可爱的人,多般配的一对。”他说,顺便要了一杯啤酒。“谁和你般配?少胡说,还有你知道蛤蟆和青蛙的区别吗?”我问,酒吧这种暧昧的场所虽然发生什么,我都早已做好了准备,但是这种如闪电般的劈来,我还是有点抵制,有点招架不住。“好了,我告诉你了,蛤蟆比青蛙的强多了,因为它有追求,不是说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吗?”他听的脸色出奇的冷静,“好笑吗?”他反问。“不好笑吗?”我把这个反问又如皮球一样抛给他。“哈哈哈哈,真好笑,这个笑话可真够冷的。”得,敢情是刚才他把我当成是调剂氛围的一个小品了。接下来,我突然无话可说,第一次,我觉得面对一个人,一个男人,丧失了说话的欲望,尽管,他看上去并没有那么讨厌人。晚上10点,我走出酒吧。他一把拦住我,”送你回家?”我摇头,“不,我有开车来。”他兴奋了,“那更好,我可以搭个顺风车,你不会介意吧?”我摇了摇手中的车钥匙,“坚决不会,走吧。”在车上,他坐在副驾驶座上,我再次仔细的打量着眼前的男人,长得还蛮好看的,不过,就是不是我的菜。我判断一个男人好看与否,我主要是看他脸上是否干净,我喜欢那种刮脸刮到小太监的那种,我喜欢短碎发的男子,透出一股子的干练和洒脱。夜晚堵车,我把车停在路边,点烟吸。他殷勤的递来打火机,是金属壳制的,上面戡印有英文字母,是个洋品牌,“你很有钱?”我问。“我很穷。”他一脸的真诚,“对了,能给我讲讲你的故事吗?”“你是导演?”一句纯属的调侃的话,没想到歪打正着,他还真的是个导演。“好吧,可故事从那里说起呢?”陷入了沉思中。一段在他看来应该有很多故事的爱情和婚姻,在我这里,三言两语就做了终结。“完了?”他问。我郑重的点头,“没了,就这样啦。”他松了松脖子中的领带,“对不起。”“不客气。”车继续在稳稳的前行中,也就是从这一刻,我发现了他另一个不为人知的一面,那就是这个男人,其实比我要有故事。在分开的凌晨三点,我们互留了号码。第二次出来,他给我讲了自己悲催的婚姻,在我看来,像电视悬疑爱情剧,剧情复杂,而且全程无尿点,彩蛋一个接一个。我听着听着就笑了,而此时他的眼泪无疑是给我的狠狠的一巴掌,果然是别人的故事啊,听着就像是看故事会。同样,为了配合他的故事,他喝了很多酒,临出酒吧,他已经走路横冲直撞了,看的我心疼,上前去扶,孰料,他一个弯腰,狠狠的吐了我一身。但那里还顾得了那么多,我依然把他拽上车,按照他口中含糊的家庭地址给送了回去。也就是这一次,他在梦中,哭泣的像个孩子,不断的对我重复着一句话:让我照顾你吧?好吧,好吧……后来,我真的是内心动了恻隐,答应了他,而他就藏在我的怀里,那一刻,像个婴儿,而我像是个母亲。他也是二婚,我也是,二婚的我们很快就再次低调的举行了婚礼,全程很少有人知道,只要,他知、我知,世界就知道。结婚后,他对我很好,而我还是如以往,自始至终,我从未变。我不是变色狼,变来变去,变的很累,而他却一点点的再改变,或许,导演,天生有一种文艺的范儿,文艺男自古多柔情,要不怎会是文人骚客呐。那是个早晨,因为加班,所以失眠,失眠的最佳去处就是酒吧。第一次,我来了酒吧,却不喝酒,只是叫了一杯酒,看着酒,却渐渐的累了,趴在桌子上,一觉,天已微微发出亮堂的光泽来。 我揉了揉眼,叫了辆出租车,钻了进去。刚到家,就听到厨房里有人在忙碌,还有煎蛋的香味,我以为是他,可当我推开厨房虚掩的门,我吃了一惊。转身,是一个女人。“你,是谁?为什么会在我家里?”我问。“你又是是谁,这怎么会是你家里,这是我和小优的共同的家。”小优是老公的乳名,看来,他同老公关系非同寻常,他说,这个乳名除了他的家人,我是第二个知道的。想此,我以为他是老公的远房亲戚,不免松了一口气。“你是?”我再次弱弱的问了句。“我是小优的未婚妻,对了,你怎么会有我家的房门钥匙。对了,你是他新请的保姆,对不对?”她绕过我,走到卧室,拉过正在熟睡的老公,“亲爱的,吃早餐啦。”“难道你们……”我指着这个女人,看着小优,“到底怎么会事儿?”小优睡意早已醒了一半,看着我,脸上闪过一丝的慌乱,“你……你……你……怎么回来了?”我说,“这是我的家,我怎么就不能回来了,这是我的家啊。”说完,我就哭了,太委屈了,这是我的家,竟然出现了另外的一个女主人,我算什么,我算小三吗?小优看着我,“对不起,你听我解释。”真的不明白,为啥发生了事情,男人女人总寄希望于解释,难道解释一下就可以遮盖所发生的一切吗?当我是瞎子啊。我伸出手掌,打了小优,然后想打那个女人,想到她也是受害者,在她眼里,我何尝不是那个卑鄙无耻和她共同分享一个男人的丑恶女人嘛?我放下手,然后走了出去。小优追了出来,我快步跑开,眼泪挥洒,在一个转角的路口,转身回头,小优穿着沙滩裤,像个大叔,正在朝我招手,还在大声的说:等我一下,听我解释,解释啊……我再也不会相信任何一个人了,这个世界上,我只相信我自己,而对于小优,他充其量也只是个配角,仅此是个配角而已。或许,一个不起眼的配角,他还自诩是个情圣呐,太高看自己了!要不是,怎会明目张胆的领女人回家,也不看看那个女人的货色呐,想起那个女人的脸,我笑了,很得意…… 文章导航Previous Previous post: 手游和主机游戏研发应互相学习什么?下一条 Next post: 让老公外出买瓶酱油,可他却偷溜进隔壁美女家 本站CDN由UPYUN又拍云强力驱动. 关于我们 | 加入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爪游控 版权所有. 陕ICP备号-1 Top

网络营销的技巧
微信小程序
微商城建设费用是多少钱
分享到: